脑内选项正在全力扰乱我的人生(六)

这个系列有毒啊哈哈哈哈哈哈出不来了

GREYLIN:

胜出原作向
出久中了行动会受到强制选项干涉的个性

(五)http://greylin.lofter.com/post/3cf5d1_10b2f1c5





「选择吧——」

「1、去摸爆豪的屁股。」

「2、让爆豪摸你的屁股。」

「3、让轰摸死炳木的屁股。」

出久巡视后厨诺大空间,除了死炳木外还有几个厨师没下班,不仅如此,相泽老师就在他身边,这种有十人以上的场合说摸屁股这种话于情于理都是不合适的,干脆直接行动,反而利落,动作小的话根本不会被注意。

那就只能选一了,在心里对爆豪道歉后,出久想出去再和爆豪解释,沉默了半晌,他看着相泽老师的同时一本正经地伸出手,凭感觉找到爆豪的屁股然后摸了一下。

眼睁睁看着出久摸了自己屁股一下,爆豪好像第一天认识出久一样,出久奇怪的言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这么光明正大的做这种事实在是令他感到陌生,不知道是火大还是惊讶更多。

“废久?!”

爆豪刚想质问出久,相泽立马看他,言外之意很明显。

“你怎么了,爆豪。”

“哼。”爆豪立马噤声。

“……”即使出久立刻回头不停摆手真诚注视爆豪向其表示歉意,还是逃不过爆豪凌厉的眼神,他的回应很简单,那就是你死定了。出久知道自己要完蛋,但最近一周因为强制选项他见多了所谓大风大浪,所以还算平静,只是犯了一会怵。

炒完了八个锅的菜,死炳木将自拍杆从手上取下,而后把自拍杆和手分开装在两个包里,走到相泽面前,他摸了摸自己亮的发光的假秃头。

“现在就走吗老师?我今天的工作做完了。”

“辛苦你了,对,现在就出发。”

“好。”


从食堂后厨离开,在相泽的带领下,出久、爆豪、饭田、轰四个人和死炳木一起坐上事前准备好的校车,前往学校在校外的特别训练基地。

夕阳西下,望着窗外的暮色,出久细细思考接下来的行动。虽然他们四人的作用只是诱饵,捕捉时会出动数名顶尖职业英雄,但在与死炳木正面交手前,他必须把强制选项的个性解除,以免在战斗时出现意外,必须尽快想办法让爆豪和死炳木对他说我喜欢你,可是该怎么办才好呢……

“绿谷,你怎么了?”坐在出久身边的饭田看到他苦恼的表情,不由得有些担心。

“啊,我在想……”

“晚饭吃什么?”轰猜测道。

“嗯是……”

“绿谷同学等会想吃什么?”听到三人在讨论吃饭,坐在他们前方的死炳木突然回头,摆出一副敦厚的表情微笑道。

“诶?”

「选择吧——1、我想吃红烧脑无。2、我想吃清蒸黑雾。3、我想吃你的脾脏。」

前两个听到的同时就被出久否决了,说出来等于暴露了他们知道死炳木身份的事。

“我想吃你的脾脏。”

“啊?”死炳木楞了一秒,不确定的重复了一遍。“你想吃什么?”

“说到吃饭,我想起一部漫画就叫这个名字!”

“还有叫这种名字的漫画?”

选择第三个实在是无奈之举,不过出久最近看了不少书,所以恰好解释的通。

“有的!”

“有点想看了呢。”死炳木幽幽的盯着出久,令他不寒而栗。正当他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轰突然开口,他似乎对出久所说的这本漫画产生了兴趣。

“绿谷你买了这本漫画吗?”

“啊,买了,轰君想看吗?”

“想看。”

出久刚想说回学校就借给你看,天音不仅在脑内响起,选项还具现化浮动在眼前。

「选择吧——1、想看就用你的裸照来交换。2、想看就用安德瓦的裸照来交换。3、想看就用峰田的裸照来交换。」

“想看就用峰田的裸照来交换!”

“绿谷?”

晃了晃脑袋摆脱掉眼前的选项出久接着道。

“我开玩笑的。”

“……”

“绿谷,你喜欢峰田的传闻不会是真的吧?”饭田严肃的问出久。

“不,我开玩笑的……”

“峰田说你夸他的屁股很好看。”回忆了一下,饭田推了推眼镜。“他还说他劝你忘记他,你没答应。”

“他和你说这些了?不我只是……”

出久感觉自己跳到东京湾都洗不清这件事,他要怎么解释?那些话确实是他说的,而且峰田的选项确实比较好说出口,才会造成这种误会。

轰思索了半天,觉得为了想看的漫画应该努力一把,拍了拍出久的肩膀,他仿佛状况外一般顺道。

“我会努力去做的。”

“做什么?”

“拍峰田的裸照。”

“不是那样的!你不用……”

爆豪一个人不合群坐在最后一排直直盯着前方,出久的动静他看在眼里,死炳木的行动他也同样注视着,此刻便是,死炳木注意到爆豪的视线,所以回头对他微笑。

按耐住把死炳木就地轰成渣的冲动,爆豪扭过头。观察着整车情况的相泽对于爆豪的举措满意的点了点头。

学校的特别训练基地位于东京毗邻千叶郊外的一座森林。车开了快五个小时才到,相泽把几个人径直带到训练后休息用的林间别墅里。

“你们几个就住在这里,训练按照日程表进行。我妻先生,他们几个的饮食就拜托你了。”

“放心交给我吧!”

“那我先去睡了。”

交待完这句,相泽就上了楼梯,不知真的睡觉还是假的睡觉,留下他们几个。

因为已经是深夜时分,所以四人决定吃过晚饭后直接解散回去睡觉,因此死炳木直接进了厨房,他们几个坐在客厅等候。

出久考虑了一下,还是想去厨房和死炳木呆一会,再问从长辈的角度看,喜不喜欢自己。他没有时间等了,必须尽快解除个性,然后毫无顾虑的投入到战斗中。

厨房里死炳木正在准备食材切菜,出久酝酿话语还没开口,选项就出现了。

「选择吧——1、用死炳木穿丁字裤这件事威胁他说喜欢你。2、用死炳木睡觉盖粉色兔子棉被这件事威胁他说喜欢你。3、用加入敌联合当拆迁工的条件和死炳木交易让他说喜欢你。」

长吐一口气,出久试图让自己冷静。

“你穿丁字裤。”

听到这句话死炳木浑身僵硬,切菜的动作停了一秒,又恢复如初。

“那又怎么样?”

“你不怕我说出去吗。”

“所以呢?”

“说你喜欢我,不然我就把你穿丁字裤的事贴在食堂门口。”

死炳木临危不惧。

“我不介意让大家知道我的爱好。”

“……”好不容易学习饭田装反派的样子鼓起勇气说的,结果被死炳木用没有余地的答案完美回避了,出久感到一阵绝望。但是既然都开口了,他必须拿下任务的这一环。

“我是说,你喜欢我吗?从……”

从长辈的角度几个字还没说出口,出久就听见啪的一声,身后传来的盘子碎裂的声音。

“绿谷?”饭田不可置信的叫出久的名字,似乎想确定眼前的出久是不是本人。

“是我!”

“你刚刚在说什么……”

“饭田君,你听我解释!”

「选择吧——1、你别误会,我喜欢的是你。2、你别误会,我喜欢的是小胜。3、你别误会,我喜欢的只是死炳木的身体。」

这简直是最糟糕的情况,出久心乱如麻。

“饭田君你别误会,我喜欢的是小胜……”

“那你刚刚对我妻先生是……”

“我想问他从长辈角度来说,喜不喜欢我……”

“绿谷你……”无论如何,饭田都不能明白出久问死炳木这种问题的动机。

看到出久惊慌失措的模样,死炳木若有所思。

“好了,我要煮汤了,你们先出去吧,等会就可以吃饭了。”

“好的,打扰您了!”

“好。”

“不过啊绿谷。”

“啊?”

“我并不讨厌你。”

“……”并不讨厌……出久即便还想找机会去问,这个答案都让他没有理由再去问了,而且这个理由既没有说清楚喜欢,也不代表讨厌,出久根本没办法从捉摸不定的死炳木这里完成任务。

从厨房出去,出久觉得头绪和胃口一样在瞬间消失去了,在饭田复杂的眼光,以及爆豪和轰的不解注视下,他说了句困了,就独自上楼睡觉了。

第二天出久是被直射阳光的强度刺醒的,他急急忙忙地换了战斗服下楼,相泽正坐在沙发上喝牛奶。

“相泽老师早!”

“早。”

“几点了啊?”

“下午两点。”

“这么晚了……其他人呢?”

“饭田说你生病了,所以我没有叫你,其他人去森林中央的大雾模拟区训练了。”

“我没事!那我现在立马过去!”

“嗯。”

睡了一觉出久有了精神,他决定训练完再来尝试解除个性,现在先参加训练再说。往前小跑了一会,出久眼前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三道分岔路口,每道旁边的树看上去都差不多。

「选择吧——1、往左边的方向走。2、往中间的方向走。3、往右边的方向走。」

不知为何,直觉告诉出久选左边,没有过多犹豫,他直接踏入左边的道路,走了没一会,出久就看到左顾右盼的爆豪。

“小胜?”看到出久,爆豪第一件事就是——

“痛……”

打了出久的屁股。

“嘁。”

这纯粹是为了报复昨天出久突然摸他屁股的行为,出久自知理亏,也没有再去计较。

“我们要去森林中间的大雾模拟区吗?”

“这里就是。”

“训练什么?”

“你没问吗混蛋?训练方向感,判断能力,我们的任务就是在最快的时间内从大雾模拟区走出去。”

“我知道了!”

“啊。”

这个训练任务看似简单,实际情况是两人越走越没有方向,走了不知道多久,越走周围的雾越浓,最后彻底迷失在了这片森林里。

“小胜……”擦了擦额头的汗,一天没进食的出久感到疲劳和不安。

“叫我干嘛!”

“你有带指南针吗?”

“没有。”爆豪并不慌乱,学校之所以选在这里进行名义上的训练活动来暗地对死炳木进行围困抓捕,那这周围的环境必然是很难让人轻易脱出的。他们没必要着急出去,虽然时间慢慢的晚了。周围昏暗迷蒙,气氛诡异。

出久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一声。

“你怎么回事?!”

“我……”

「选择吧——1、我好害怕,走不动了。2、在地上打滚没力气让爆豪背你。3、从现在开始不停讲黄色笑话。」

其实出久想说的是我好饿,有点走不动,勉强选择第一个也没有太大关系。和其他的选项相比总是好一些的。

“我好害怕,走不动了。”

以前的出久无论多害怕都不会明说这种话,他会瑟缩着埋怨爆豪不可以这样,他会瑟缩着询问爆豪还有多久才可以结束,因为只要和爆豪在一起,万事都会有尽头。

但现在不同,爆豪把他的话理解为真的害怕,因为经过打架后的那个夜晚,出久就坦诚了许多,会好好说出想法也会主动和他搭话,对于这样的出久,他一直试着给予回应。

出久本以为爆豪会骂他没用,没想到的是爆豪向他伸出了手。

“诶?”

对于爆豪朝他伸出的那只手,出久感到十分的不习惯。一直都是他朝爆豪伸手,而且无论哪一次都没有得到回应。

见出久望着他的手掌发呆,猜想出久会想的内容,爆豪微不可闻的叹气,而后直接抓住出久的手腕,拉着他继续往前走。

“害怕就牵着我啊!混蛋!”

“啊……”反应过来,出久已经被温热的手掌包裹住了,一股暖流直接涌入心里,让他不自觉弯了嘴角。“好……”

两人一直往前走,周围的景色却没有太多变化,乌云笼罩,天色渐沉,毫无预兆地,大雨倾盆而下。

叠着雨丝的迷雾中,有个山洞在左边的方向若隐若现。

“小胜你看!”出久浑身上下都被淋湿了。爆豪也是同样,平日桀骜的头发,此时服服帖帖。

“那是……”爆豪眯起眼,对于在这种时机突然出现的山洞感到怀疑。

“那里应该可以避雨吧?”

“啊。”

“我们过去吧。”

说完,两人小跑,没一会就到达山洞,山洞内阴冷潮湿,不过比起外面的迷雾和大雨还是强的多。舒缓了呼吸,爆豪靠墙坐下,出久松开他的手,也在不远的地方坐下。掌心里褪去的热度,令爆豪的眼色暗了暗。

“只能等会再回去了。”

“嗯。”

拿出手机,出久打算给相泽发信息告知他和爆豪现在的境遇,如果是阵雨还好,下太久他们可能需要援助。

“没电了……小胜带手机了吗?”

“没有。”

相泽说明训练任务不能求助外部帮助,由于才来这里第二天,死炳木暂时不会出手,所以训练都是动真格的。

这下是真的没办法了,两人只能等到雨停再想办法出去。

其实十年前的夏天,两人曾经遭遇过同样的事情,一起去捕捉甲壳虫却不慎迷失在森林中。

那时两人靠着一颗巨大的悬铃木睡着了,在傍晚被林间的工作人员发现送回了家,而现在的气候环境都不能指望别人,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好冷。”淋湿的衣物贴在身上十分难受,难衣不蔽体显然更冷,出久默默抱住了自己,并侧头问坐在山洞口的爆豪。“小胜冷吗?”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说完爆豪就打了个喷嚏,然后他就沉默了。

“这样下去小胜会感冒的……我们来生火吧?”

“废久?你哪只眼睛看到有干木头了!?”

“没看到……”

“那你要怎么生,用你的身体吗?”

爆豪的身体很好,很少生病,生病是人类脆弱的证明,追崇强大实际上也十分强大的爆豪自然很少生病,但再怎么厉害,爆豪和他一样,只是个十五岁的高中生而已。做好被轰飞的准备,犹豫了一会,出久默默挪坐到爆豪身边,两个被淋湿的人此刻紧紧靠在一起,体温相触。

“喂!”

“靠着小胜感觉暖和多了……”出久本想说为了让爆豪不感冒才想凑近暖和一些的,但是顾虑到爆豪的自尊心,说是因为自己才靠到一起更好。

“哈?!你把我当什么啊?”

“当做很重要的人。”因强制选项的关系说多了羞耻的话,这种以往绝对不会袒露的心情,出久也能自然的告诉爆豪。

当然也有气氛的关系,现下只有他们两人。而且爆豪很温柔,虽然语气还是很凶,可是细微的举动都跟温柔。

“你重要的人太多了,别把我归为一类!”

“小胜……是不同的,和任何人都不一样。”

“我不管你怎么看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混蛋。”

话出口出久才意识到刚刚那句话多么暧昧不明,他没有别的意思,可有些话从心里到了空气里就会变味。他无法用言语形容爆豪的独一无二,世俗的观念看这种独一无二一般形容为爱情,可他对爆豪的想法还要更深刻,再深刻。

「选择吧——1、问爆豪你是他的什么。2、问爆豪你可不可以坐到他怀里。3、问爆豪介不介意你和轰交往。」

第三项的内容过于莫名其妙出久直接当做没有听到……问我是你的什么未免太害羞,虽然出久是想问这件事,而坐到怀里更是……他只能选择第一项,并用较为和缓的方式问出口。

“那对小胜来说,我是你的什么?”

“……”

爆豪有些惊讶,他扭过头望着山洞外淅淅沥沥的雨丝好一会,等到出久以为他觉得无聊不想回答或者火大到即将突然给他一拳想找个话题把这件事敷衍过去,他才开口。

“废久。”

“诶?”

“是废久啊。”

爆豪的语气十分平静,平静到出久觉得眼热。凝视爆豪的侧脸,他想说话,却因为接踵而至的强制选项发不出声音。

「选择吧——1、亲吻爆豪的额头。2、亲吻爆豪的乳 头。3、亲吻爆豪的骨头。」




待续





彩蛋 如果爆豪中了强制选项会发生什么(5)

「选择吧——1、告诉出久光头让你更自信。2、告诉出久你把头发和oo一起剪掉了。3、让出久摸摸你的光头。」

等这件事情结束,他一定要暴揍让他中这个个性敌人一顿,然后让出久的嘴彻底闭上。颤抖着身体,爆豪低下头。

“废久。”

“啊?”出久害怕的退了退。

“摸我的光头,快点!”

“这么突然?”

“快点!”

“……好吧。”

出久轻轻抚摸爆豪的头顶,他以前从没想过,自己还会有摸到爆豪头部的一天,如同明目张胆走进禁地一般的感觉,让他沉迷。

“你要摸到什么时候啊!”

“抱歉……”出久尴尬的笑笑。“不过剃的很干净,摸起来很光,不愧是小胜的光头。”

“我回去了。”

“等等小胜。”

“有话快说!”

“事实上,有道题目我不会……”

“哈?!”虽然说是废久,可出久的成绩不差,头脑也很好,这是爆豪知道的。像这样因为不懂得问题主动求助于他,这还是第一次。“我拒绝。”

就算是第一次他也不教!谁知道强制选项还会搞出什么,他要回房间想办法。

「选择吧——1、带出久回房间手把手教他做题。2、跟出久回房间手把手教他做题。3、去学校外的爱情旅馆手把手教出久做题。」

评论

热度(1320)

©深夜嗑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