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关于普通的杂谈

东条北!:

所以说到底,还是一个普通人啊。
小的时候一直自命不凡,看多了动画和小说就总觉得自己应该和里面的主角一样,是独一无二自生下来开始就身兼重任不仅要拯救世界,还天生自带光环的人。
结果都长这么大了,每天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都只是日复一日的空荡荡天花板,还有就是旁边堆成山的书本。
没有QB,没有库洛牌,没有守护蛋也没有穿越。有的只是我妈早上的唠唠叨叨和小鸟在外面叫来叫去不厌其烦的声音。
每一天都在期待点什么事情发生,好证明我之前不过是被神他老人家给忽略了,现在终于被想起来要牛逼起来了。
就这么自欺欺人到了初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站在操场上打球的时候就突然顿悟了。可能是那天风太大,终于把我脑子里积的水全部吹干。
卧槽,原来我TM真的就只是个普通人啊。
变身,穿越。这种事情是注定不会在我身上发生的,我也不过是上亿地球人中的其中之一。为什么我会觉得自己是最特别的?
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什么幻想,就连曾经信誓旦旦要成为魔法少女这样的梦想都赶紧封存了起来存在记忆的深处。大抵是终于擦亮了眼睛,害怕周围的人因此而对自己议论非非。
于是就连带着小时候挥舞着根金箍棒在沙发上和假想敌人打仗,披着被子扮演穿越的公主这些事情都成了“都是小时候啦求您别再问了”这样的话语。
可那个时候我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又在想什么呢,当我被假想敌人用招数一次次打趴,一次次用右手抹掉嘴边并不存在的鲜血的时候,我又在想些什么呢。
我会不会知道长大以后我就彻底不会相信这些事情,我又会不会知道长大以后的我会把这些当作令人羞耻的往事。
所以说到底还是普通人,明明是以前最相信的东西不过,如今却因为长大了,怕别人嘲笑自己而先一步对它们进行否认。
还记得我老妈从我小时候就问我喜欢什么颜色,我当时不假思索,我说蓝色或者紫色。我说我才不要喜欢女孩子们喜欢的那种黄色和粉色,太难看了。
可到现在,我希望我所有蓝色的墙纸,棕色的地毯,深颜色的床单全部换成粉色,统统换成粉色。
为什么呢?我不知道。
甚至小时候也曾经跟我妈讲,我永远也不去商场逛衣服。我宁愿在图书馆,书店待到关门。
然而现在却常常驻足于一些店门口,看着里面的衣服觉得卧槽这设计的也太棒了吧好想要。
怎么说呢,成长或许就是发现自己的“普通”或者趋于普通的过程。
可日子一久,突然觉得普通也不是什么坏事。
比如我坐在窗户旁边的时候,我不会等到翠星石的箱子闯进来,但我可以听到风从缝隙间穿过,鸟在新绿间流转的每一声啼鸣。
比如我走在路上的时候,我不会像才人那样遇到零之露易丝的召唤,但我可以感觉到阳光在身上流淌而过的痕迹,为路边盛开的每一朵花而欣喜。
因为普通,所以可以在普通里发现新的东西。也因为普通,而看到了很多很多从未发现到的细节。
于是学会了享受,享受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从一瓶洗完澡后的酸奶开始,从骑着自行车眯眼四处逛开始,从在电脑前坐下敲打每一个字开始。
这些细微的,曾经一直被忽略而今拾起的东西都让我觉得莫大的快乐。当自命不凡的火焰灼烧过这片原野,它们就都将迎来新生。
我一点都不特殊,我超平凡的。
我超普通的。
我不过是上亿人中背着书包去上学的人之一。
没有魔法使没有亚梦也没有什么木之本樱,这是一个无聊透顶的世界,我必须承认这一点。
但是就这样生活下去也没什么不好,但就算是这样,也还是一直在想——
我什么时候能有个哆啦A梦啊,赶紧让我做时空机把高考卷子拿过来,我只需要背答案,然后接下来的两年就什么都不学好了。
“幼稚死啦哈哈哈哈哈哈”
为自己的普通而干杯!

评论

热度(116)

  1. 深夜嗑药东条北! 转载了此文字
©深夜嗑药 / Powered by LOFTER